行业新闻 JURU ASSET MANAGMENT GROUP
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最严监管祭出32天 P2P行业内部悄然生变
发布日期:2015/9/15 14:50:28

1.jpg

  P2P平台门槛提高将带来更显著的冲击波,小平台要么引入新股东增加注册资本金,要么出让平台所有权给大型公司。未来,P2P行业数量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所有权可能会迎来更替潮。

  互联网金融在以激进创新的姿态开拓新时代的同时,监管政策也于近期连续出台,在摸索中对应形成,来规范这种野蛮生长的态势。

  去年3月,首次明确P2P平台由银监会监管;去年8月,出台P2P平台十大监管原则;今年7月,更是先后由十部委联合出台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及央行出台了非银支付网络支付管理办法。而今年7月出台的两份文件,由于规定P2P平台资金存管必须由银行完成,又限定了第三方支付账户支付额度,被认为对P2P平台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将造成“行业洗牌”式的巨大冲击。

  然而,据调查了解,7月下旬号称史上最严监管规则出台以来的这一个月时间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生态圈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但并非“灭顶之灾”。相反,P2P平台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在适应新的监管规则,开拓了各自的一席之地。

  一方面,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拥有银行所不具备的跨行支付通道,及在互联网金融近几年摸索累积的经验,使得银行并不能绕开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和P2P平台对接。未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和银行共同在P2P平台的业务上分一杯羹。而另一方面,P2P平台门槛提高将带来更显著的冲击波,规模小的平台若想不被淘汰,要么引入新股东增加注册资本金等达到监管的规范要求,要么出让平台所有权给大型公司。未来,P2P行业数量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所有权可能会迎来更替潮。

  北京市网贷协会秘书长郭大刚表示,监管和创新并非一对矛盾的概念。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等监管规则的出台,并非是要“管死”整个行业。在行业发展的初期,创新可以推动监管,但只有在监管下的创新才可能走得长远。

  8月中旬,也就是上述最严监管规则出台半个月后,许现良每天都在密集约见银行的人商谈P2P平台资金存管合作。“每天见两家,和不少银行负责人谈了合作方案。”他表示。

  许现良是易宝集团下的懒猫金服CEO,易宝集团旗下的易宝支付是国内几大第三方支付公司之一。他所在的公司懒猫金服之前主要从事为P2P平台提供资金账户托管系统开发以及接入等运营业务。而在7月下旬和7底,十部委及央行先后出台两份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意见,要求银行为P2P平台提供资金存管的做法。有业内人士认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多方受限,将受到较大冲击。但许现良认为:“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做资金存管业务,对我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目前现良和他的团队要做的,就是将资金存管与银行对接,在与银行谈合作的条件时,许现良考虑的首要条件是不能对公司现有的系统做大的改动。“我们要保证已经合作平台的业务不能受太大的影响。如果系统一大改,让它调整三个月,平台的损失就很大。”

  9月11日,易宝支付、懒猫金服及中信银行三方正式推出携手打造的“支付+运营+银行存管”P2P资金联合存管产品,成为业内第一个提供联合资金存管产品的解决方案。在这个解决方案下,中信银行资金存管平台与懒猫金服全面系统对接,无需改动P2P平台原有业务流程,平台数据可以一键迁移。P2P公司仅需在中信银行开立专项存管账户即可获得专业的资金存管服务。

  懒猫金服和中信银行的“牵手”并非特例,反映出整个行业在适应托管新规方面的新动向。同在9月,上海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富友支付,也确定将与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两家国有大行的上海地区分行合作,推动P2P共同托管业务。

  8月底,支付机构联动优势与也与广发银行共同开始为P2P网贷平台提供第三方托管服务。

  另外还有更早些时候涉足P2P资金存管业务的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等商业银行。

  从银行方面讲,对接这块业务的是其原有的互联网金融部门。但据业内人士称,多数银行的系统并不是即刻能用,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技术调整。“很多银行认为原有系统能直接用,其实不行,需要研究完善,包括产品完成后还需要检讨一段时间。”

  P2P平台的资金存管以后是否就没第三方支付机构什么事儿了?而对支付账户额度的限制,是否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服务也形同虚设?

  就目前宣布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的合作模式来看,此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做资金存管的模式,正在改变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做支付、记账服务。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出现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支付账户仍然存在。但由于额度受限,所以只是小额的,大额要走银行。第二种是,支付账户完全被抛弃掉,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再做支付账户。而是从支付服务直接到银行的资金存款服务

  在银行和支付机构共同实施的这种托管中,银行按照监管要求进行资金存管,而支付机构主要负责提供支付通道、系统开发、技术支持等运营工作。许现良表示,“我们相信我们的系统是完全符合未来监管实施细则的要求的。”

  据了解,支付机构的核心不能替代在于两个因素,一方面是银行不能跨行支付,必须依赖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通道。另一方面,银行的长项是合规和严谨,在于提供标准化产品。而P2P行业具有高度复杂的商业模型的特征,每一家的业务流程都或有差异,银行缺乏互联网基因以及对高速创新生态的快速反应能力。

  监管真正的冲击在于P2P平台,并非所有的P2P平台都能够接入到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新开发推出的资金存管产品中。由于虽然监管的实施细则还要等进一步出台,但监管层对P2P平台合规性的要求有所提高已是大势所趋。而银行对P2P平台业务的风控也是把控非常严格,所以,在第三方支付结构对接银行时,对P2P平台的门槛有所抬高。

  从已经宣布的资金存管合作来看,尽管银监会的具体实施细则尚未出台,但银行的资金存管门槛至少要在银监会设定的门槛之上。这种高门槛会将一大批小平台拒之门外,实施细则一旦出台,可能会要求平台多长时间内必须达到门槛,不达标的平台或通过工信部下面的网络信息办,直接关网络系统。

  规模小的平台若想不被淘汰,要么引入新股东增加注册资本金等达到监管的规范要求,要么出让平台所有权给大型公司。P2P行业未来数量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所有权可能会迎来更替潮。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中国P2P网贷平台数量为2880家。2015年1-8月,全国P2P网贷成交额5170.39亿元,同比增加3532.64亿元,增长21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