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JURU ASSET MANAGMENT GROUP
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证监会清理配资战役 103天背后发生了哪些事
发布日期:2015/9/29 15:49:36

8.jpg

  资本市场疯狂加杠杆,配资账户在“疯牛”的催化剂下爆发式的增长过后,103天的清理配资账户又带来了“去杠杆”的致命阵痛。资本逐利和监管滞后效应强烈碰撞所带来的系列问题,引人深思。

  那些在牛市当中突然爆发的配资账户正在逐渐消失,意味着中国监管层清理A股场外配资的收官之战已经接近尾声。

  9月,证监会官方称,截至9月11日,共清理资金账户3255个,还未清理账户2094个;截至9月16日,已清理资金账户3577个;截至9月23日,69%的场外配资账户已完成清理,恒生网络、上海铭创、同花顺等3家公司的相关信息技术系统已经关闭或限制其系统功能。目前,证券公司及场外配资账户持有人大多积极、主动、认真进行清理,强行平仓比例较低。

  一位券商管理层向记者表示,目前,该券商的HOMES系统和同花顺系统等已经全部停用,改用券商自身系统。证券业协会也出台了相应的文件,在所有券商完成配资清理后,向证券业协会申请,如果有其他系统,需在协会检查验收之后才能再次启动。但是协会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对新标准的具体内容明确表态。

  清理场外配资收官

  证监会从6月上旬开始的清理场外配资的收官之战并非一帆风顺。今年6月起,在其证监体系下,分别对其监管的证券公司、具有分仓功能的软件系统提供商、配资公司这三方的场外配资业务进行清理。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自查摸底前述三方的配资规模及状况;第二阶段,停掉增量,评估认证;第三阶段,清理存量并给予罚款等处罚。

  6月12日,证监会下发《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明令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提供证券交易接口的行为。

  7月12日,证监会再次急发《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2015]19号)(下称19号文),对开立虚拟证券账户、借用他人证券账户、出借本人证券账户、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等行为进行清理。

  依据19号文,证监会也于7月13日、7月27日进驻恒生电子、同花顺、铭创等信息技术服务机构摸底。

  在证监会强势的推动下,恒生电子、同花顺于6月就开始动员客户清仓,米牛网等当时做配资的资管公司也于7月中旬清理到位。

  8月的最后一天,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下发给各证监局一份文件,要求各证监局督促辖区内的证券公司,限期9月底前完成所有场外配资清理工作。对于个别存量较大的公司,放宽时限至10月底。

  9月11日,证监会对证券公司、相关软件公司、配资公司等总计拟罚款8.4亿元。

  此文件一出,对场外配资清理的最后通牒,即刻由证监会传导至各地证监局、再由证监局传导至证券公司、证券公司传导至配资业务链条中的信托公司和配资公司。进而,在信托业引发轩然大波,由于大量伞形信托因未被其直接监管机构银监会叫停,而在此次清理配资过程中大量具有伞形“配资”功能的账户而被叫停后,引起极大争议。

  据记者了解,传统的单一结构信托并不在此次清理配资的范围内。此次,清理的重点是具有优先和劣后等级中,具有“一对多”分仓性质的信托产品。

  虽然证监会方面已经公开表示称,可以采取将违规账户的资产通过非交易过户、“红冲蓝补”等方式划转至同一投资者的账户,或者取消信息系统外部接入权限并改用合法交易方式等方法处理。

  但对于信托公司和券商而言,上述说法显得比较模糊,并没有确切的操作方式和标准,尚无法判断其可行性。

  多数媒体报道称,目前券商基本给出了限制资金转入、关闭交易端口的时限,但各家券商的时限及账户分类标准不一致。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多数大型券商在九月底前对提供的第三方客户端软件都将无法委托交易,也不再接入其他第三方客户软件。

  券商的该类举措都将意味着清理场外配资已进入收官阶段。

  配资回顾

  场外配资涉及个人投资者疾风暴雨式的临到,原因一方面是今年1月16日证监会重修两融政策,将融资融券信用担保账户开户门槛重新回到“个人证券类资产不得低于50万元”的红线,使有杠杆交易需求的中小投资者转道融资配资公司;而另一方面监管层对于“配资”模棱两可的态度,使得配资的杠杆一度失控。

  具有相对成熟配资功能的恒生HOMS产生于2012年私募基金的衍生需求。一位券商老总向记者表示,“HOMS的最初是外接在券商的信息平台上,管理券商托管的私募型产品的标准化平台。”由于该系统既能够保证大账户的资金安全,又具有安全性和分配功能,因此很快得到了普及和推广,并应用到配资行为上。

  伴随着配资系统的成熟和A股市场的活跃,从去年底伊始,恒生HOMS系统和铭创软件,均成为此轮牛市的受益者。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HOMS与铭创的规模分别达4400亿元和360亿元,而同花顺的规模仅为60亿元。

  同花顺较小的市场规模,或与其上线时间较晚,以及背后系统默认的实名制要求有关。

  不过,这三大配资系统在账户上都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在券商系统方,并不能显示homs等系统下的具体账户的情况。这些具有“分仓”功能的大账户下的“小账户”,正是后来证监会在清理配资过程中的,具有二级分仓功能的“违法违规账户”。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此次清理的过程中,证监会在前期调研中已经了解了关于“小账户”的特征,包括一个大账下有超过1000个小账户,另外交易的频率和时间特别频繁。监管层对这些具有大量“小帐户”的私募也进行了摸底,有一个非常长的带有配资性质的拖拉机账户名单,券商公司可根据证监会提供的名单来进行清理。

  这不足4成的“小账户”持股市值约1876.27亿元。以今年5月配资规模最高峰时的1.5万亿测算,余下的账户配资资金规模只剩下1成多。

  配资清理,谁之责

  监管层早于今年6月中旬就切断了场外配资的增量,明令场外配资从彼时起,不能新增账户、客户、及资产。但6月中旬之前的场外配资的存量,至9月1日以前是持续运行的。此次再度整顿主要是对这部分存量账户进行彻底清理。

  对信托账户的清理其实上是清理配资的余震。但众信托公司抵制清理场外配资理由大致有二。一为,各券商通知的清理标准、范围、时限不一致。信托公司需要进一步明确各种标准;二为,在部分券商对信托公司的外接端口“一刀切”的过程中,“误伤”了没有配资的其他信托产品。

  由于一家信托公司可能同时和多家券商合作接入交易端口,众多券商各自不同的标准确实让信托公司难以操作。而“一刀切”也造成了“误伤”的客观后果。但跳出这个节点看,这些细节的问题并不足以成为其抵制的理由。因为,只要有充分的时间和坚决停掉场外配资的态度共识,券商和信托公司双方自然会就这些细节及如何避免误伤的问题,妥善协商出解决方案。

  等到监管层最后通牒下来,券商已经没有时间再拖延,为了符合它自身监管部门的监管要求,形成目前显得一片混乱的局面。究其原因在于信托公司的场外配资无视监管层的要求,以为清理不到自己头上来,而一直拖到最后期限所致。而券商方面,因为该业务的有利可图,也给予暧昧的容忍,一直未对信托的场外配资态度坚决的清理。

  对信托公司场外配资的监管规范性要求,除去今年4月,证监会官员在某次内部讲话场合提出要禁止具有配资功能的伞形信托外,银监会自始至终就没做出过表态。甚至在信托公司和券商因停掉数据端口产生纷争时,银监会9月17日召开信托公司多位高管还通气称,监管层暂缓对信托场外配资的清理,“时间上并非强调9月30日大限。”

  从银监会方传出暂缓清理消息后,证监会即刻以下发通知的形式向各地证监局亮明态度,称按既定部署(即包括时限要求的8月底发证监局的文件)继续场外配资清理工作。在此通知中,证监会就信托产品账户清理的范围做出三条明确定性,更具有可操作的指导性。

  但截至目前,清理工作中或存在“粗放”、或“清理过头”的现象。比如,对恒生电子等三大软件系统提供商的罚款,就引起争议。同花顺向证监会提出陈述、申辩、举行听证会等要求。由于目前证监会开出的罚款是拟罚款的形式,受处罚方可以提出异议。同样被罚的海通、方正、广发等四家证券公司也相继提请异议。

  而同时,证监会要求券商停止第三方端口的接入,部门券商也有“过头”的现象。除去部分券商对信托业务一刀切的停掉端口外,还有券商借机推起了自有公司的App。比如,华融证券公告称9月25日起,将停掉包括同花顺、万德等第三方App的手机客户端下单服务。

  轰轰烈烈的A股去不良杠杆,整顿场外配资行动是否能在9月、10月监管层原定部署的最后的期限被彻底清理出市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