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JURU ASSET MANAGMENT GROUP
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上海自贸区金改成果斐然 自由贸易账户是最亮点
发布日期:2015/9/30 15:52:02

9.jpg


  如今,上海自贸区正在通过包括人民币跨境结算、跨境融资、跨境使用等一系列渐进式的改革,向上述目标迈进。其中,自由贸易账户是最关键的创新点。

  全球最大的药品和诊断企业之一罗氏集团,在欧洲有一个自己的“内部银行”。这家内部银行负责管理其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100多家企业的内部结算,然后通过内部银行,再和集团外部的交易方进行结算。

  这种内部银行可以实现企业内部资金的集中管理,包括跨境资金管理,使集团各个企业之间实现外汇的集中风险控制。过去十年来,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成立了这样的内部银行进行财务管理。

  在2014年之前,罗氏集团在中国的企业独立于其内部银行之外,自行与第三方进行交易结算。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中国传统监管体系对于资金跨境流通实行严格管制,人民币与海外资金池之间无法建立起高效的沟通渠道。事实上,在不少跨国公司眼中,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但长期以来也是一座资金的孤岛。

  随着上海自贸区启动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的试点,罗氏的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2014年7月,花旗中国启用为罗氏中国设计的全自动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通过这个资金池,第一步,实现了罗氏在中国的企业与海外资金的沟通,然后,通过罗氏设立在自贸区的企业,统一做全球资金收付和轧差结算,所有跨境的集团内部的第三方收付,都可以通过这家自贸区的企业跟集团内部进行沟通。

  这样,罗氏不仅可以将中国的企业纳入其内部银行的管理,通过轧差,还可以明显减少汇兑成本。

  上海自贸区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是自贸区金融改革中最受跨国企业和“走出去”企业欢迎的措施之一。跨境结算方面的便利,使银行得以在全球现金管理上帮助企业大大提升资金管理效率。

  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已于2014年推向全国。2014年11月,央行发布《关于跨国企业集团开展跨境人民币资金集中运营业务有关事宜的通知》,今年9月23日,央行再次扩大跨境人民币净流入额度上限,并放松企业的准入门槛。

  在人民币净流入额度上限方面,跨境人民币资金净流入额上限=资金池应计所有者权益×宏观审慎政策系数,其中,宏观审慎政策系数今年升值0.5,央行将根据宏观经济形势和信贷调控等需要进行动态调整,而去年此系数只有0.1。

  企业准入门槛也进一步降低,按照去年的文件规定,跨国企业集团开展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其参加归集的境内外成员企业需主要满足以下条件:一是境内成员企业上年度营业收入合计金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币;二是境外成员企业上年度营业收入合计金额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而根据今年的《通知》要求,境内成员企业、境外成员企业上年度营业收入合计金额分别大幅降至10亿元人民币和2亿元人民币。

  而顺应人民币国际化,设计一套让人民币输送、回流形成一个闭环的机制,也是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核心目标之一,在此基础上,进而成为中国资本项目扩大开放的试验田。

  如今,上海自贸区正在通过包括人民币跨境结算、跨境融资、跨境使用等一系列渐进式的改革,向上述目标迈进。

  其中,自由贸易账户是最关键的创新点。

  自由贸易账户体系是人民银行支持自贸区发展30条意见中的关键内容,是探索投融资汇兑便利、扩大金融市场开放和防范金融风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

  对境内企业来说,拥有自由贸易账户基本就是拥有了一个可以和境外资金自由汇兑的账户;对境外企业来说,则意味着它们可以按准入前国民待遇原则获得相关金融服务。

  这套体系通过金融机构开展“分账核算业务”来实现,即通过设立分账核算单元,一方面将自贸区分账核算单元与现有业务分开,使得自由贸易账户内,资金和境内区外的相对隔离,不会直接冲击境内的市场;另一方面,又在区内或境外平盘,加上对人民币存款放境内的有效管理,有利于境外人民币市场的发展,有利于汇率形成机制的有效运行。

  2014年5月,上海自贸区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和分账核算业务正式落地。今年2月,分账核算业务扩容,全面放开区内的本外币境外融资。

  截至今年8月末,已有34家银行业机构通过央行分账核算系统验收,其中29家机构共开立自由贸易账户2.38万个,分账核算单元总资产为2664.24亿元,较年初增长8.7倍。

  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贸易金融部总经理张欣园介绍,今年,该行为一家国资委直属企业A公司做境外放款以及并购融资。该公司拟利用其海外投资平台公司B进行海外并购项目,但碍于此次并购项目对B公司资金占用过大,无法凭现有自有资金完成并购。该行为企业设计创新方案:通过为B公司开立FT(自由贸易)本外币账户,在分账核算框架下为其进行融资,通过A公司作为融资担保方直接为B公司申请FT外币跨境并购贷款融资,同时,利用跨境人民币境外放款政策完成其自有资金部分的补充。这一服务方案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规避了相应的汇兑风险。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政策研究局局长张湧说,目前来看,自由贸易账户体系的产能还没有用足,在这方面能够做更大的文章。

  在8月30日的“2015上海金融高峰论坛”上,张湧曾算了一笔账,根据不同主体类型的分账核算境外融资杠杆率,通过分账核算系统验收的机构能从海外融到约3300亿元人民币,但现在只用了200多亿。而且,扩区后,区内企业有18万家,目前只有2.2万个账户,潜力和空间非常大。

  今年6月,上海自贸区新的金改方案已提交国务院层面审议。该方案全名为《进一步推进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方案》,也被称为“金改49条”。

  2013年上海自贸区挂牌后,“一行三会”陆续出台了“金改51条”,支持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创新。而在上海自贸区扩区后,因为陆家嘴、张江、金桥等片区的纳入,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空间更大,参与试点主体更丰富,也更便于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

  根据扩区后制定的“49条”草案,上海自贸区内将进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先行先试,逐步提高资本可兑换的程度。